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人士

New!
中國人權編者按:本文為旅居美國的人權律師陳建剛所作的他與身居湖南的維權人士謝文飛的越洋長談記錄。謝文飛從2013年至2014年,在全國8個省20多個城市參與了各種旨在推動中國的民主進程、捍衛人權的活動,也因此,他數次被刑事拘留,其中第三次刑事拘留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半。他第四次被刑事拘留是今年4月30日,至今仍未獲釋;本文記錄的長談是在4月初。在談話中,謝文飛講述了自己如何從一個熱愛共產黨,甚至寫過獲獎長詩《黨啊,你是我心中永恆的太陽》的被洗腦青年,在通過網路接觸到真相後不斷進行認真思考,從而轉變成為追求言論自由、致力於為實現民主憲政的中國而抗爭的人權捍衛者的經歷。
New!
中共四川当局以疫情为由阻止黄琦与垂危之中的母亲见最后一面,这完全是丧尽天良,违背法制与人权。疫病只是个借口,而阻止黄琦与母亲见最后一面,才是目的。当局这种完全不顾人伦道德的行径,是公然背离人类文明,挑战人道底线。
“709”人權律師王全璋服刑期滿出獄後被送到濟南遭強制“隔離檢疫”,但14天隔離期滿後仍不能回京與妻兒團聚。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髮微信說,4月23日上午她到聖井派出所問員警:“是誰不讓王全璋回北京?”員警說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於他改造,並說“王全璋被剝奪政治權利5年,說白了,王全璋還算是在服刑”。員警還對王全秀說:“你們在網上發些東西對他不利”。 王全璋姐姐的微信內容如下 : 我陪著全璋2天了。弟妹文足和侄子泉泉眼巴巴的在北京盼著,我一想起來就揪心的疼。 今天上午,我到聖井派出所,想找所長問清楚:是誰不讓王全璋回北京? 我跟值班的員警說明來意後,他就說向領導彙報。我等了半小時,所長沒來,...
戴振亞,人權捍衛者。文革中,戴振亞跟隨被下放的父母,在福建三明長大。畢業於廈門集美財經高等專科學校(現為集美大學財經學院),畢業後在廣州某大型建築企業工作。後戴振亞兄弟兩家均赴美定居,2013年戴振亞回到廈門照顧八十多歲的雙親,並在私營企業從事財務管理工作。 戴振亞是一個“對別人的不幸,我不能無動於衷”的公民。2013年起即參與廈門市公民同城聚會,公民送飯(救助良心犯及其家屬),曾聲援捐助過眾多公義人士。不管是外地同道來廈門,或者本地訪民需要,多是他安排接待迎來送往。2015年1月17日與潘甘平、鄒麗惠、吳淦等人共同發起《關於撤銷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三次提高成品燃油消費稅決定的建議書》...
李英俊,人權捍衛者,關注民主憲政和社會公義,參與為良心人士「送飯」、「送溫暖」等公民運動。自2013年開始先後參與同城公民「飯醉」;關注臺灣李明哲,屠夫吳淦,赤腳律師紀斯尊等活動;參加「福建羊群」慈善公益活動。 2019年12月初,李英俊和其他公民及律師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和中國未來,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隨後當局開始對參與和涉及此次私人聚會的人士展開抓捕,先後有二十多名公民及律師被失蹤或被傳喚,被指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和尋釁滋事。該案被稱為「 12.26公民案 」。 2019年12月26日晚9時左右,李英俊在福建漳州家中被山東警方跨省抓捕並被抄家。警方扣押了李英俊的手機、電腦、筆記本...
基督教教友蔣湛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擾亂國家機關工作秩序”刑事拘留,關押在鎮江市看守所。北京基督教聖愛團契家庭教會的長老徐永海為該教會因信仰、維權等原因而被抓、被關、被判刑的眾多教友呼籲,希望得到社會的關注。 我們教會一些肢體在苦難中望給予關注為此禱告 (北京基督教聖愛團契家庭教會) 徐永海 2020年3月5日 1、 2020年2月27日,馬玉珍姊妹通過微信給我發來了,她的丈夫蔣湛春的《拘留通知書》。蔣湛春弟兄以“涉嫌尋釁滋事、擾亂國家機關工作秩序罪”刑事拘留,被關押在鎮江市看守所。 在去年的2019年9月26日,蔣湛春弟兄在北京被抓,押回到戶籍所在地的江蘇鎮江,以“涉嫌尋釁滋事”...
“新公民運動”宣導者 許志永 的女友 李翹楚 在 推特 上發表文章,詳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沒有合法手續對許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進行搜查、抄家,並以“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傳喚24小時的經過。她被戴手銬致手腕紅腫疼痛,在24小時內被訊問3次共約6小時,被貶低人格,被威脅關看守所讓她崩潰,被強迫保證與許志永疏遠關係,被迫忍著經期疼痛在冰涼的監室石板上睡覺,其按醫囑服藥的要求被拒絕。傳喚結束後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國保跟蹤監視。 2019年12月26日開始,中國警方在多地拘留和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許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呼籲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
12月5日,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將于12月9-10日在廣州舉辦“世界律師大會”之際,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特對此次會議發表聲明,指出:一、會議的中文名稱“世界律師大會”與英文名稱“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稱,搶走本屬於“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譯名稱,有魚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盜名之嫌;二、在國際上業已存在多個律師界的會議之情形下,另起爐灶興辦這樣一個會議,毫無必要;三、中國的律協有著鮮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質,興辦這樣一個會議難免名不正言不順之嫌;四、會議主題設置為無關痛癢的微觀和技術層次上的“科技進步與法律服務”避重就輕,回避中國憲政、...
2019年9月2日 程淵的姐姐程曉娟 在推特上貼出程淵哥哥程浩寫的 《第二次傳喚記》 ,講述他因程淵一案再次被南京中華門派出所傳喚的經過。8月29日晚員警拿著空白傳喚證傳喚程浩,經程浩質問後,員警在“被傳喚人”欄填上程浩的名字,但傳喚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傳喚 ,警方訊問內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發帖為程淵呼籲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傳喚事由和依據,但警方拒絕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絕進食一天,雙方僵持超過20小時,最後程浩被員警抬出訊問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傳喚證,被員警拒絕。 程淵 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程淵、施明磊夫婦 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向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家安全廳提出控告,要求檢察機關: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終止對控告人的刑事偵查並撤銷刑事立案;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撤銷對控告人的刑事強制措施;立即歸還控告人被扣押的證件、駕照、銀行卡、手機、電腦等物品;依法追究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工作人員採用粗暴對待、威脅的方式訊問、連續長時間審訊控告人的法律責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淵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頭套、手銬,被強制帶到街道辦事處一直審訊到次日凌晨3時左右。其間,國安威脅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頁面

訂閱 維權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