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國際關係

New!
——习近平敢于不按牌理出牌并不是因为有甚么雄才大略,而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香港人民的福祉,他绝对不能允许香港的抗议运动成为中国民众反抗极权统治的样板,为了维护一党专政,尤其是维护自己的绝对权力,他宁可毁掉香港这颗东方明珠也在所不惜。
New!
——中国人大今天推港版国安法。这个法跟国家安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中国强推港版国安法,是要向大陆盲众显示,执政党就是大家长,有权惩戒“坏小孩”;更重要的是,在国际为疫情追责的险境中,作一次豪赌,赌的是美国和西方不会放弃在香港的利益,因此不会对港版国安法采取实际的遏制行动。
New!
——近日香港的坏消息不但接二连三,显示中共在香港问题没有软化,更进一步压迫以至加强洗脑工作。在最黑暗的时刻,我们仍然努力奋斗,我们仍然尽自己的所能,成为压倒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只有抱着这种心态,我们或许才能见到黑暗过后的曙光。
New!
——当前中共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已经立在危崖前,林郑政府呼风唤雨的日子也不长了,全为人父母者,都不能对林郑政府的险恶用心袖手旁观,我们要坚决抵制国民教育,拯救我们的孩子,永不退缩,永不放弃!
New!
——我要再次重申“和平、对等、民主、对话”这八个字。我们不会接受北京当局,以“一国两制”矮化台湾,破坏台海的现状,这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原则。无论什么样的挑战,民主自由的价值,一直是我们的坚持。“自助助人、自助人助”的共同体意识,也始终是我们的信念。
New!
——國際社會因新冠疫情對中國索賠儘管具有法律上的可能性,但實際操作難度很大,成功的可能性較低。但這並不意味著沒有辦法對中國追責、索賠。國際索賠與中國的應對策略和國際社會對病毒源頭以及對世界衛生組織的履職調查相關聯。
中美關係當前到了一個轉折點,正處在歷史的十字路口。目前,中國大外宣的重點是刻意引導國際媒體渲染習的強人形象,是當今世界領袖,正在領導中國主導國際舞台。許多外媒不明就裡,被利用而不自知。實際上,習真正的權力並不像表面上那樣顯赫,他所缺少的是人心。這是習的致命傷。
《激辯中國:美中關係十談》揭示了中美兩國學者對於這兩個國家價值觀和政策的思考。不同於往常,中國學者堅持認為,無論中國出現了什麼錯誤狀況,其根源都在於外國的剝削和乾涉。他們也指出了美國企圖搞垮中國的陰謀。相反的,美國學者則提出了針對中國的多項指責,但也承認美國在國內外確有不良行為。 在哥倫比亞大學教授、中國人權理事黎安友的談話中,上述觀點表達得最為鮮明,他代表美方。與他對話的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周琪教授,社科院是中國重要的官方智庫,週從一所美國大學獲得了博士學位。因著編輯的提問,週女士一開場便切入價值觀的話題。她指出:長期以來,美國拒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且在1960年“...
低估的不守誠信 1989年中國的天安門大屠殺已經過去四分之一個世紀,它是促使世界各國政府將人權列入外交政策議程當中的事件之一。從那時起,外交官、活動人士、學者以及其他人已經在辯論支持尊重中國人權的最佳途徑,尤其是考慮到中國政府在這一問題上毫不妥協,而現今中國日益增強的國際影響力和經濟實力更堅定了中國的立場。在20世紀90年代,標準的外交工具包括將貿易與人權狀況掛鉤,迫使北京政府釋放監獄中的犯人或流放海外,在聯合國通過批評中國人權紀錄的決議,並試圖讓中國官員參與到更為系統的關於人權的討論當中。 但在隨後的十多年, 隨著中國政府威脅採取經濟和外交手段打擊報復的實力大大增強,...
上世紀90年代之前,非洲人與中國人之間幾乎不存在文化互動。那時對一般非洲人來說,中國是遙遠的神秘國度,那裡的人個小、吊眼,長得一個模樣,很難將他們區別開! 我是從1980年代開始對中國感興趣的。那時,我住在肯尼亞西部,還是個孩子。在那裡,著名的李小龍和成龍是功夫片的代名詞,他們的電影是觀察中國文化、價值和傳統的唯一窗口。作為一個小孩子,我非常喜愛這些電影,以為所有中國人都是功夫鬥士,尋求對每一個輕微傷害他們的人進行報復。 “你殺了我爸,我要殺了你! ”這是我們在孩提時代看過的多數中國電影中難忘的台詞。 我想成為非洲的成龍。為此,我加入了武術班,快速學會的所有功夫都是我的非洲教練教我的,...
訂閱 國際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