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亚裹:“香港之歌”诞生? 《愿荣光归香港》创作人:音乐是凝聚人心最强武器(图、视频)

2019年09月12日

【专访】《愿荣光归香港》创作人

 

今期流行:“何以,这土地泪再流……”

9月10日,《愿荣光归香港》一曲响遍全港各区。香港足球代表队在大球场迎战伊朗,球证鸣笛开赛,看台上球迷随即合唱,如唱国歌;中场休息大家筑成人链,再唱;球赛结束,鱼贯散场之时,继续唱,走到铜锣湾闹市,仍在唱。

同一晚,继沙田、太古后,黄大仙、屯门、马鞍山、旺角、葵芳、将军澳、上水、观塘,都有上千市民响应号召,齐集区内商场,眼望歌词,一同合唱。埸面极其墟冚。一时之间,《愿荣光归香港》彷佛成为一首“香港之歌”。

这首歌是如何诞生的?

“香港人需要有 power、能凝聚人心的歌。”T接受《立场新闻》专访时说,希望《愿荣光归香港》能成为这样的一首歌。

* * * * * *

今天我

《愿荣光归香港》在YouTube上已有众多版本,原创 MV 由一个叫 dgx dgx 的用户于 8 月 31 日上载,至今不足两星期,点击率已破百万。

《立场新闻》透过连登讨论区和Telegram联络上“dgx dgx”,创作人真身叫T,今年廿多岁,为全职音乐人。他说,自己有队创作乐队,以前写过不少歌,既未曾公开,音乐性质亦多属pop rock,像《愿荣光》这样的classical作品,是其第一次。

T形容,早在反送中运动最初阶段,甚至是五年前的雨伞运动,已觉得香港需要一首全新的抗争歌。他举例,过去社运街头不时响起的《海阔天空》、《光辉岁月》,不是不动听,却总有点格格不入。“两首都系偏向流行曲,虽然大家都有共鸣,但旋律上唔系好match现场的气氛。”

何谓“唔 match”?T从旋律角度解释,《海阔天空》等流行曲有个特色,就是节奏感有少许错位,即歌词未必跟着重拍,又或一拍多于一粒字,“情绪激昂的时候,唱错位的节奏歌系有少少怪的。”他认为,一首理想的抗争进行曲,旋律应该类似古典音乐,“对正重拍的节奏感先啱。”

又有人觉得,在社运现场唱歌是“左胶”所为,无实质意义,T不太认同。写《愿荣光》之前,他搜集过不少资料,“自古以来的士兵都有好多军歌,打紧仗时现场太嘈,梗系唔会唱;但情况好恶劣,又或平时消磨下时间,都会唱下军歌,激励士气。”

因此他尝试为香港抗争者创作这首歌,“要可以激励士气,感染人心嘅。”

灵机一触 由尾句开始

但创作是需要时间的。

单是《愿荣光》的旋律,T便花逾两个月时间创作。“喺个琴前面,一路回想起抗争的片段、新闻,一路弹。”有时他作了一些旋律,又觉得不够好,于是推倒重来。“我要求比较高,呢首歌的melody一定要简单又易入脑,所以唔达标准的话,就会继续谂。”

空想也不是办法。T又参考过不少音乐作品,例如他很喜欢的巴洛克时期古典音乐,以及一些现代军歌。他向记者提供一份参考歌单,里面除了有英、美、俄三国国歌,还有美国的《共和国战歌》(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以及韦华第(Antonio Vivaldi)的 Gloria in excelsis Deo。

由六月初开始创作,到了八月中,T灵机一触,想到了全曲最后一句(“我愿荣光归香港”)的旋律。开了头,全曲旋律创作就变得比较容易,两天之内,一气呵成。

他形容,香港人的民族性,“唔似俄罗斯战斗民族咁激昂”,有“少少似英国人的庄严”,但又“无佢哋嗰种古板”,更似是两者混合。因此《愿荣光归香港》开首的旋律较为庄严,“后面因为公义、自由、民主去发声,变得激动啲。”

另一方面,有异于流行曲,《愿荣光》更偏向古典音乐,乐句清晰、简短,旋律分句明确,节拍均衡。不少人听两次已记得旋律,甚至很快懂唱,不是没有原因。

希望香港变回光荣城市

有了旋律,就写歌词。T最先想好的,当然又是全曲最后一句,“我愿荣光归香港”。

“现在太多不公义的情况。大家以为香港是个繁荣安定、好光荣的城市。但原来一直揭露下去,原来唔系慨……”

所以“我愿荣光归香港”有两层意思,第一是展望未来,“希望香港可变返一个大家心目中的光荣、荣耀的城市”,第二是指香港人“愿意将个人的荣耀和光荣归予香港”。

有些人看到歌名中的“荣光”二字,以为歌曲有宗教意味,T笑言自己不是教徒,而“荣光”既是基督教常用词汇,其实也曾出自李白(“方将延荣光于后昆,轶玄风于邃古。”《大猎赋》)、鲁迅(“他们的国粹,既然这样有荣光,他们自然也有荣光了!”《热风·随感录三十八》),共通点是都有“光荣”、“光采”之意。

其他歌词是如何写成的?T逐段向记者耐心解释。

自由、平等、公正,都是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但近年香港人却发现,这些价值“原来会不断被剥夺、打压”,“这是歌词第一段想讲的,令大家有返共鸣。”

A1

何以这土地泪再流
何以令众人亦愤恨
昂首拒默沉呐喊声响透
盼自由归于这里

第二段歌词,形容的则是反送中运动的概况,“大家见到不公义的情况,即使流血,甚至有人献出生命,大家都要企出来。”

A2

何以这恐惧抹不走
何以为信念从没退后
何解血在流但迈进声响透
建自由光辉香港 

第三段歌词跟其他特别不同,主题是“黑暗时期大家都要继续前进”。

B

在晚星坠落彷徨午夜
迷雾里最远处吹来号角声
捍自由来齐集这里来全力抗对
勇气智慧也永不灭

最后一段则是展望未来,“希望光明、荣耀重临香港”。

A3

黎明来到要光复这香港
同行儿女为正义时代革命
祈求民主与自由万世都不朽
我愿荣光归香港

T承认,《愿荣光归香港》歌词以意义行先,因此有些歌词不押韵,“都无办法,暂时未搵到更好的代替。”他期望如别人有更好的提议,之后可继续修正,“好多呢方面的歌,啲词都系改过好多次。”

除下口罩录音室相见

闭门造车也不是好方法,写好歌词初版,T就打算找其他人帮手,集思广益。

8月26日中午,他在连登开了个post,题为“作左首军歌帮大家回血《愿荣光归香港》招virtual合唱”,上载歌曲初版,“好midi,好难听的版本”,呼吁“连登仔”就歌词提出建议,以及自行唱歌录音上载,以助制作合唱版。

反应颇为热烈,既有不少巴打、丝打“帮推”,提议怎样改善歌词,“本身歌词无最重要的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有人谂到点放落去,我无谂过可放嗰个位。”还有sound engineer 表示可帮忙录音及混音。这可超出T的预期:“本身谂住唔系咁serious,只系谂住放上去睇吓反应点,无谂过要整咁多嘢,因为mixing要好大制作先要。”不过他补充,早预到“连登仔”反应会热烈。“觉得首歌旋律几正,都有自信大家会钟意。”

于是两、三日后,廿多个连登巴丝响应呼吁,到录音室进行合唱团录音。由于大家放工时间都不一样,最初他们逐个进行录音,后来人齐了就四五个一组地录,录了好多次,“因为气势唔够,要dup多几次,整厚啲个声。”

T对这班脱下口罩合唱的连登仔女印象深刻。“睇得出大家都系好serious的态度。行入studio的时候,眼神好坚定,大家唔识大家,有少少怕丑,但落到场要唱时,大家声线都尽量变到好雄壮嗰只。”

“渠哋唔系为我,为首作品,而系为咗大家,因为觉得呢首歌可以鼓励到成个运动,凝聚到人心,渠哋先会出来唱。”

音乐作为武器

T当然是反送中运动的抗争者之一。他说,自己比和理非“行前少少”,但又不是前线的勇武派。

他形容现在香港人正在打的,是一场捍卫人民良知自由公义的持久战,“战场唔单止喺街头,唔再系立法会入面一条条例撒唔撒,而系思想上、道德价值上,有一大班香港人唔再系利益行先,发现有啲嘢比金钱重要,甚至比性命更重要。”

T则慢慢发现,除了在街头抗争,作为音乐人,他可以做得更多。“音乐系一样好重要的工具,好似前苏联,渠哋系控制音乐控制得好严谨,因为渠知道音乐好容易鼓动到人心,比起文字、口号、图片,更有感染力。”

前线抗争者手执木板、雨伞为防具,用砖头、石块、汽油弹为武器;音乐,则是T为这场运动贡献的最重要武器。

8月31日,《愿荣光归香港》合唱版MV正式见街;几日后,歌曲突然爆红,先有美国领事馆一带花园道的游行队伍合唱,然后遍地开花到香港大球场,以至全港各大商场。

T试过在现场跟其他人一起唱自己的作品。他说,那个场面既令他感动,“好多唔同年龄的人,阿叔、婶婶,都拎住歌纸,好努力地唱,即使拍子唔系好准……大家都有首歌可以团结人心,呢个目标系达到慨。”然而作为创作人,他笑言,自己大部分时间其实在担心,“喺度惊大家甩beat、唱得唔够好……从艺术家的角度,梗系想大家唱好啲。”

怎样唱得好一点?“要雄壮啲,同埋个节奏感差少少;短音那些位,大家可能未唱惯呢种style,成日会将啲音拖长咗,节奏感少咗。”

当作品成为香港之歌

另外T又想善意提醒大家,不用过份吹奏《愿荣光》:“大家唔驶狂loop一首歌,因为唔系个个人都钟意,大家都要尊重佢地的权利,唔驶24小时狂播轰炸,都俾佢哋选择下想唱的歌,或者唔唱。”

但观乎事态发展,随着各区街坊继续自发举行大合唱活动,《愿荣光》似乎会变得愈来愈家传户晓。不少人将此曲设定为电话铃声,甚至是闹钟的音乐,声言“每朝叫醒我嘅,唔系闹钟,系希望啊!”显然在许多人心目中,《愿荣光》已不仅是抗争进行曲,更是“香港之歌”,甚至是香港“国歌”。

对此T不置可否。“呢个系连登仔不嬲的夸张手法,好听就话系国歌,呢个夸张手法系有利宣传的,但讲返现实层面,香港只系一个特区,唔系国家,何来国歌呢?”他又提醒,“我原意是抗争的进行曲啫,但如果你要将佢变做区歌、国歌,应该系民主讨论的结果。唔系话,我自己或一小班人话系就系。”

七月中,当“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成为反送中运动最广传的口号,马上挑动政府、建制派的神经,就连特首林郑月娥也曾公开指口号“挑战一国两制和国家主权”。如此看来,随着《愿荣光》进入大众视线,以至获高举为“香港之歌”,它可能很快也会被政权盯上。

“呢个就系所有艺术都会面临的困难,每个人睇一件艺术品、听一首歌,都有佢各自的理解,无理由话你唔可以谂其他嘢,是听众个人理解,我控制唔到。”

当然T也不天真。他不是没想过会被人秋后算账,“但唔惊得咁多啦,系咪?”

 

——转自立场新闻(2019-00-0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9期,2019年8月30日—2019年9月1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