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长平:追忆刘晓波惊醒中国梦(图)

2019年07月15日


哀悼刘晓波(视频截图)

给一位智识过人的人权勇士颁发诺贝尔和平奖会有什么后果?挪威政府和渔民因为刘晓波获得此奖受到了中国政府的严厉惩罚——限制甚至一度全面禁止从挪威进口三文鱼,政要和众多普通公民在申请中国签证时频频遭拒。把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押致死,会有什么后果呢?什么后果都没有。在刘晓波去世两年周之际,这样的现实既是对他的不公平,也是对人类正义的羞辱。

中共的历史就是不断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过程。镇反运动让它感觉肃清政治对手易如反掌,大跃进让它相信饿死千万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文革让它知道把整个社会搞得停摆也能安然若素,六四让它知道用机枪和坦克对付抗议者也能过关,虐死刘晓波让它有足够的资本藐视人类的一切公正与尊严。

从《零八宪章》到习近平修宪

刘晓波参与并推动的《零八宪章》签署活动,呼吁中共按照自己颁布的法律,实现宪政民主。然而,在他离世半年之后,习近平推动修正宪法,不是去掉其中不合宪政的“四项基本原则”,而是取消被认为是邓小平时代一大进步的领导人任期限制,提供了他或者其他人终身独裁的机会。举世惊愕,但他安然无恙。

由于邓小平否定文革,中国人最喜欢反思的历史就是文革,很多人信誓旦旦绝不让文革重演。没有言论自由和宪政民主作为保障,这些反思和誓言都弱不禁风。一夜之间,个人崇拜之风吹遍大江南北,举国上下再现一遍红。不管多么无知和可笑,狂妄的专制者给人类带来的只有灾难。

刘晓波一再论证言论自由之必要,它既是基本的人权,也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在他离世两年之后,中国政府通过大数据技术,对民众的思想和嘴巴进行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管控。

如果说跟以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借助新媒体传播平台,愚民教育得到了更有效的传播。今天的年轻人中,不仅知道刘晓波的人不多,有兴趣了解他的经历和思想的人也寥寥可数,了解之后有多少人赞同也大可疑问。尽管刘晓波年轻时就是中国文艺批评和美学哲学界的一匹黑马,但是很多人仍然相信他这样的人都是受西方反华势力煽动。在此之前,专制者需要为篡改和编造历史的真理部辩护,如今大跃进饿死的几千万人,文革中打死的几百万人,反倒被振振有词地诬陷为别有用心者的虚构。他们也不再为残忍的屠杀掩饰了,六四镇压被说成是经济发展的必要前提。

从殖民议题到中国模式

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在于,以人类普世肯定的价值观,对推动人权与和平的奋斗者予以支持。尤其是那些遭受迫害的仁人志士,颁奖意味着不仅表彰与鼓励其智识与勇气,而且期待实施迫害的专制政权受到压力,停止作恶,回头是岸。即便不能如此,获奖者也会得到民众的更多支持,如曼德拉、昂山素季等潜行者那样,籍此登上更为广阔的政治舞台。

中国发生的故事是,不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患上重疾,不能按照他和家人的意愿得到适当的医治,而且中共惩罚被认为有关联的挪威政府和民众,并通过大外宣影响世界舆论。那些报道和评论刘晓波的西方媒体,同时也在整版整版地刊登中共资助的洗脑宣传——以广告的名义,却以新闻的形式。中共对国际舆论的反击和影响,超过此前任何迫害诺贝尔奖得主的政权。

超过150位藏人自焚,得不到世界足够的关注。不难想象,4个为抗议北京滥权管制和港府狼狈为奸而自杀的香港人,其惨烈也没有引起全球各地应有的重视。刘晓波比较香港与中国内地的发展,感慨“中国需要被殖民三百年”,成为他的一大罪状。今天,很多香港人明白了,如果民主自由不可期,与其被中共殖民,不如被英国殖民。

中共拒绝承认对新疆维吾尔人实施殖民统治,然而为什么将上百万人关进集中营?英国殖民时期也是罪恶累累,但是香港人至少还能讲香港话,还能穿自己想穿的衣服,留自己喜欢的发型。人类文明在不断地进步,今天的罪恶比过去的罪恶更加罪恶。

在刘晓波去世两周年之际,我们聊可告慰的是,整个西方世界都开始反思“中国模式”对于全球的影响,而不仅仅是曾经不无天真想象的全球化对于中国的改造。这种反思里不应该缺少的内容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迫害者一日受不到惩罚,世界就一日没有公平正义可言。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本文作者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转自德国之声中文网(2019-07-1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5期,2019年7月5日—2019年7月18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