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窗口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不是民众直接选举出来的,而是由各州派出大选举团,由大选举团投票选出来的。这样的选举格局,两百多年来至今,没有大改大动,但是总统产生的实质在两百年中却悄悄地有了巨大的变化。
如果要对本次大选做一总结,那就是本届美国人民不含糊,在与政治、经济、媒体三大权力对垒之时,在民主党及媒体对川普高度污名化的攻势之下,仍然很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在全球化的历史转折关头,为美国的未来成功地扳了一次道岔。
罗伯特·伯恩斯坦把自己传奇的一生概括为,将全部热情均倾注于两件事上:出版和人权事业。伯恩斯坦可能是以一己之力赞助过最多中国异议人士的美国人之一。“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这是我一生中非常非常美好的事情。我遇到的中国人,大多是异议人士。他们每个人就个人来说都是非常好的人。他们非常关心自己的国家,非常关心它的人权状况还未得到改善。”
像南非一样,启动中国的“协商式革命”,开始中国社会有序的、和平民主正义转型,虽然不能保证中共的永久执政,但能确保权贵精英的安全和利益,绝对不会出现“千百万人头落地”的局面;同时又能真正让人民当家作主,落实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的马克思权力观,让国家走向长治久安的道路。何乐而不为呢!
此次美国大选,令世界清楚地看到,美国的政治领导危机远比人们原来知道的要深刻和严重。多数美国人虽然对政治精英不满和失望,但他们并没有把美国的领导危机归咎于民主。事实上,在这个危机时刻,美国人更珍惜自己的民主权利,更认真地看待自己的选票。
阿伦特一生都在努力尝试着把扩展的精神作为一个处方,用以预防因不假思索进而缺乏判断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她努力提醒人们要在政治生活中思考我们在干什么。即使过去是一堆碎片,我们也得按照某种秩序将这些碎片拼合起来,仍要利用这些碎片将我们的世界建设成一个充满意义的世界,而不至于沦为极权主义那种反政治的政治。
在中国,要求民主的活动人士以及他们事业的支持者们只有一个简短的七周处于阳光下的言论自由时期,然后,中国政治局命令以暴力结束了令人惊异的大规模群众抗议。与之形成对比,波兰人历经差不多十年时间争取到了圆桌会议讨论,跨入了民主的门槛之内。
其实,衡量辩论胜利的标准只有一个:是否为自己争取到更多的选民,最牛的胜利当然是动摇对方的基本盘,最低标准的胜利是为自己争取到中间立场的选民。以此标准衡量,双方都没做到。
创普非但不对自己的经济与诚信问题拒不认错,反而常常倒打一耙,攻击那些追问他、揭露他的媒体与记者。作为候选人已经如此,如果当上总统,掌握公权力的创普必然竭尽所能地打击媒体对白宫的监督,严重侵蚀美国民主政体基石之一的新闻自由,为后世树立恶劣的样板。
在民主党眼中,希拉里的身体状态与意志力关系到民主党的运势;在美国的众多盟友眼中,还关系到世界的命运(欧盟的现实考虑之一是北约军费问题)、全球化的前途。从来没有一场美国大选如此牵动世界利益格局与无证难民的命运,因此,为了以上各方的明天,希拉里一定要在高超医术的帮助下,咬牙挺住,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页面

订阅 国际窗口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