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2017年7月13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博士在经受了长期持续的政治迫害和文字狱之后与世长辞。刘晓波百折不挠追求自由的精神;知行合一、坐言起行,争取民主、捍卫人权与人的尊严的精神;对中国宪政道路坚持不懈的探索精神;是他身后留下的最为宝贵的精神遗产。刘晓波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争取自由民主的伟大事业,他将与大海同在,滋润中华大地,泽被世界文明。自由之火,生生不息,薪火相传,不知其尽。
“照亮这些标志性的建筑,代表人权运动之光让世界各个角落的人权侵犯无所遁形” ,“这群光亮的大楼,象征为全世界人权斗士点燃希望的灯塔。”
我们需要挺身维护人权。它们是宝贵的,它们可以被打破。今天,这些原则受到威胁。在许多国家,我们看到对妇女权利和少数群体权利方面取得进展的强烈反击。一些政府公然侵犯其人民的权利,破坏国际人权法。这应该而且必须受到抵制。
为开展庆祝《世界人权宣言》70周年的活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启动了新网站;在该网站通过点击鼠标,即可获取有关《世界人权宣言》以及行动和事件的信息。
我看来,刘晓波之死是1989之后世界史上最重要的精神事件之一。刘晓波之死,也是一个巨大的痛苦象征,象征着崛起的中共专制政权对人类正义和良心的极大嘲讽,象征着西方对华绥靖政策的恶果和未来更大的威胁。在这个意义上,人们将越来越体会到刘晓波的死亡,乃是冷战结束之后人类精神史上的一个令人震撼的事件。
社会达尔文主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它把在自然界是中性的法则拿来掩盖由权力关系决定的过程,用结果肯定过程,抹杀基于权利和资源分配的不平等和维护这个不平等的暴力、欺诈和压榨。它甚至跳过论证,直接告诉你现状就是论证,所以它本质上是为现实的权力关系辩护的逻辑。
《大西洋宪章》之后出现的《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国际关系法和人权公约文件的基础,是人类道德文明奠基石。阶级斗争理论、极端宗教价值观,这两者与《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等法律文件精神是格格不入,水火不能兼容的。
年轻人总是走在时代的前面,因为年轻人敏感。如果香港没有真普选,香港就没有光明的未来,年轻人就没有希望,中共这只庞大的红色恐龙,一步步渗入香港,挤压香港自由空间,年轻人们做的,并不是暴动,也不是颠覆,更不是革命,而是抗命,是抗争,是守护自己的自由空间。
香港司法当局,不顾民意反对,起诉了十几位雨伞革命领袖,史称双学三子的黄之锋、周永康、罗冠聪锒铛入狱,成为香港近代历史以来,第一批政治犯。如果他们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将是挪威的无上荣耀。我也真的看见了殉道者刘晓波的灵魂在这叁个年轻人身上复活,他们是我们的未来。
人权理事会第36届会议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 Hussein)致开幕辞 2017年9月11日 (以下为开幕辞中关于中国的部分,由 中国人权 翻译) 英文全文 中国目前正在起草首部关于拘留所的国家法律,目的在于改善待遇标准,并加强监管及问责。本人对此表示欢迎,并希望中国政府确保相关法律能允许被拘人士会见独立法律顾问和家人;同时对反酷刑委员会在2015年指出的有关在拘禁期间遭受虐待甚至死亡的问题制定相关法律。不久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于在囚期间去世,举世震惊;此前,曹顺利和丹增德勒仁波切亦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在囚禁中去世。另外,...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