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人权

作为最早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的人权律师之一,王全璋的正直、勇敢、热情和智慧人所共知。让这样一位律师成为一个冷漠、麻木、声称监狱很好、责怪妻子抗争的人,中国当局向全世界展示了自己的凶残。正如建政七十年来反复呈现的那样,他们不满足于消灭异议者的肉体,还要改造他们的灵魂。
民间人权意识的普遍觉醒,无疑是六四留下的最重要遗产,全副武装的军队和坦克镇压了手无寸铁的民众之时,醒目的人权大灾难刺痛了人类正义的目光,也唤醒了国内外的良知。一旦统治者动用暴力,其权威便随之丧失。六四大屠杀导致中共统治的道义合法性基本丧失。
不要因为多数人跪着,就要弯下自己的膝盖;不要因为同情有危险,就要走向违背良知的方向;不要让利益遮盖我们的眼睛,不要因为无法改变而同流合污。如果不能山呼海啸,那我们就只需等待。总有那么一天,貌似强大的会倒下,貌似永恒的会湮灭。你看历史饶过谁。
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死亡还不是最悲惨的事,更悲惨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中共当局强加给刘晓波的,就是这么一个最悲惨的命运。我敢说,人世间最冷酷、最丧失人性者,莫此为甚!今天当我们凝视刘晓波的雕像时,我要说的是,刘晓波的肉体可以被消灭,但他的精神必将永存。
集权政治的错误判断在于,它总是低估人类的自然天性,低估人类追求自由和真诚信念的精神。利用国家机器实行“红色专制”的恐肺气氛和丧失自我的秘密警察体系违反人性。让民众们记得我们所有的人都曾经生活在惊弓之鸟的环境中,要让每一个人有尊严地生活,就不能无视体制魔力下的罪恶。
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位曾经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的著名人权活动家曹顺利女士,今天是她去世五周年的日子,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让我的心情特别沉重。她捍卫人权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她的。
“六四”过去30年了。“六四”固然已经是历史,但那是一页还没有翻过去的历史。因为“六四”不仅仅涉及历史,而且还涉及现实。“六四”不但属于中国,而且还属于世界。“六四”屠杀不但是对全中国人民的良心的粗暴践踏,也是对全世界人民的良心的公然挑衅。我们纪念“六四”,不但是为了呼唤和激发中国人民的道义良知,也是为了呼唤和激发全世界人民的道义良知。
中国人权 与其他39个非政府组织一道,联名向在日内瓦的各国政府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发出公开信,敦促联合国成员国针对中国不断恶化的人权状况作出决议。 非政府组织呼吁各国政府利用即将于2019年2月25日至3月22日举行人权理事会会议的机会,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强烈要求对中国急剧恶化并引起世界日益关注的人权侵犯行为追究责任。 特别是去年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和普遍定期审议对中国人权状况的两次审议突出强调了令人严重关切的人权发展状况,包括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穆斯林被大规模关押在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严重侵犯了宗教和文化权利;扩大对信息和表达的控制,特别是以“网络安全”...
七十年来,越来越证明《世界人权宣言》是整个人类所有人所向往所希望得到的。不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我们都没有理由不去努力达到《世界人权宣言》中所说的“共同标准”。如果还以各种理由来为自己没有达到甚至故意不去努力达到这个“共同标准”找借口,那一定是不得人心的。
在当今,我,一个异议分子中的作家,只有拒绝使用中国产的智能手机,拒绝安装来自中国的电脑软件,在民主台湾和西方各国出版作品。更重要的是,不要退缩,不要沉默,继续为他人的自由而奋战吧,并在这种经常失败的奋战中,获取记录这个时代的激情。

页面

订阅 国际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