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文革的目的是防止复辟资本主义,然而按照当年的定义,今日中国正是百倍千倍的资本主义复辟。文革的斗争对象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然而按照当年的标准,今日中国的当权派有几个不是走资派?
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红色政权“结婚”了,因此产生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独特政治经济制度结构,既非社会主义,亦非民主资本主义,而是共产党资本主义;笔者首次提出的共产党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指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它用资本主义制度来巩固共产党的专制政权,这就是中国模式的真谛。
六四之后中国便陷入了八九后遗症,而邓小平这个八九后遗症的制造者,也一直为此后遗症所困。从六四延续到今天的八九后遗症表明,六四其实是邓小平的滑铁卢,此后直至去世,他再也没有办法走出自己挖的陷阱。
确认毛、邓二人对文革、“六四”的个人责任,中共“党和政府”对文革、“六四”的集体责任,全体国民对文革、“六四”的道义责任,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一门大功课。
无产阶级专政的强权之下,从来不乏奉迎拍马之流,官权力想裹挟多少人,就能裹挟多少人,以此达到“群众斗群众”目的。今天在香港上演的这起“反占中”街头闹剧,不过是官方为了反制香港要求真普选的民意表达,而又一次发动起来的“群众斗群众”而已。
普选本来是中央和特区政府的难题,现在被全国人大狠狠一脚,难题又踢回给了香港公民社会。这是一场注定要双输的游戏。共产党对香港做了一件错事,归根到底也是一件蠢事。
可以肯定地说,中国今天在各种问题的交互袭击下,就是GDP的高速增长也无法保持了,更有全局性、系统性、根本性的灾难正徐徐降临。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与社会,均已病入膏肓,而导致今天如此危境的根由,正是“六四”那场违天背理、丧尽天良的屠杀。
本文中文由 中国人权 获准翻译;英文原文最初发表在2016年5月12日出版的《纽约书评》上。英文版权©Andrew Nathan;中文翻译版权©中国人权 Chinese translation by Human Rights in China, by permission of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 , where this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in the May 12, 2016 issue . Copyright © by Andrew Nathan 本文中引述的书籍和文章: 《...
毛泽东的悲哀不止是文革惨败,青史留骂名,而且还沦为被后人戏耍摆弄的种种工具,就连其后裔毛少将其实也是把毛泽东当个汤勺来用。
从警方作为、社会反应、谣言轰传三方面的互动来看,该事件牵动的其实是中国社会当下最敏感的神经:民众对政府已经完全丧失了政治信任。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