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党国没有红三代。无论习近平红二代们如何折腾,如何强调“红色基因”和“红色引擎”、如何热衷红色崛起、如何向往红色帝国。中共党国已是亢龙有悔、国势日蹙、天命已殆、来日不多,“七十大庆”将是最后一庆。
黑天鹅冲天而起,香港震撼全球。北京未能预料到香港成了它最大梦魇。香港、台湾正在成为中国的代言人。特别是经历了两百万人浩大示威,经历了四个月可歌可泣抗争的香港,已经成了全球新冷战的第一战线。它已经敲响了中共的第一声丧钟!
习近平上台七年来,倒行逆施,治国无能,强势应对内外危局,几乎得罪了社会各个阶层,中共政权陷入六四镇压以来最严重的困境,同时要面对毛、邓两个时代所面临的内外双重压力。现在是考验习是否真有本事,顶住内外压力,扛200斤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时候了。
正如毛之后的每一位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无法承担抛弃“伟大舵手”的代价,因为支撑中共威信的太多神话都是围绕毛泽东而打造的。除此之外,习近平还需要毛泽东作为榜样。习近平教育水平有限,见识不多,除了毛的方法之外,他很难想象其他的知识源泉。
中共为了维护自己的党天下,从来也没有准备放弃国企主导中国经济的基本体制,但当权者也明白,国企一统天下对维持党天下并不利。不过,当权者现在越来越清楚的是,中国的民企老板们不是被压榨得走投无路,就是心怀不轨。大型民企的老板政治不忠,已经成为中共当局的心腹之患。
尽管民族主义可能会在短期内增加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但它的力量最终会消散。这绝不是习近平将在10月1日给中国民众带来的振奋人心的景象。再高昂的民族主义的姿态也不能改变这样一个事实,即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共产党的统治逼迫瓦解或垮台。
共产党的本质是垄断一切权力和一切资源,对任何自己无法控制的社会力量都不放心。这些政治逻辑正是驱使中央政府当前拿李嘉诚和香港地产商开刀的真正原因。与香港社会的商业精英和普通市民之间现存的矛盾相比,对一个现代的香港公民社会而言,最凶险、最邪恶的敌人是千方百计垄断一切政治权力和社会资源的中国执政党。
“猪肉政治学”正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特质的一个侧面反映。通货膨胀的发生,一直是前社会主义国家发生政治动荡的导火索。这也是中共多年来一直强调控制物价的原因。控制物价不仅仅是为了市场考虑,更重要的是社会稳定,也是政治问题。
北京的焦躁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如此不得人心,不仅在青年人中间不占多数,在各个年龄段的人群中也都是少数。北京政府在香港和国际社会所面临的四面楚歌完全是近些年来倒行逆施的结果。无论香港这一次抗议运动会以甚么方式结束,它已经撕开了北京政府的政治遮羞布。
在我发言时,香港正处于关键时刻。各种风险愈来愈高。数十年后,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时,我确信2019年相比2014年更是一个分水岭。我也希望历史学家能够庆贺美国国会选择站在香港人及其代表的人权和民主的一边。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