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过去二十二年的实践、尤其是习近平上台以来的实践清楚地表明,在中国保守派领导人心目中,香港应该是共产党领导下的香港。面对这样一个手握巨大资源而又迷信强权的政治机器,2020年对香港民主派和广大市民而言,绝不会是道路平坦的一年。
  • Luo Huining. Photo: Handout
新年伊始,一直传得沸沸扬扬的香港中联办主任易人一事终于被证实了。北京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上换马?我的解读是,香港乱局已经持续了半年多,北京急于想要翻篇,营造一个“新年新气象”的局面。王志民因误判送中条例、特别是区议员选举的形势下台,成为替罪羊。其实除了中联办外,北京在香港还有很多收集情报信息的渠道,比如国安、军方、统战部等系统在香港都有眼线。应该说,误判形势的不只是中联办,也包括北京最高当局,结果掉进了中共信息控制、自我循环放大的坑里,自食其果,让王志民背黑锅。 至于之所以选择骆惠宁接任,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骆尽管毫无港澳和外事工作的经历,也不会粤语和英语(只短期进修过),但共产党的传统历来是“...
英国大选令人联想到香港在上个月底进行的区议会选举,那次选举实际上也是一次全民公投。民主派候选人获得了百分之八十七的票选席位,这表明了香港选民支持长达半年之久的街头抗议示威活动和示威者提出的基本诉求。北京的中央政府继续无视民意,变本加厉地在香港摧毁“一国两制”的政治架构。
甘肃镇原县图书馆对“含有倾向性”的书籍进行全面清查下架和销毁,场面小得不值一提。但是,正是焚书这一具有沉痛的历史寓意行为和安静和谐的日常生活化场景,描绘了中国从未停止思想审查、言论管制和镇压异议人士的政治现实,让人们感到不寒而栗。
今年香港危机意外爆发,极大地牵制了中国高层的精力,北京当局进退失据,疲于应对。中共国内管控失效是内生性风险,《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生效,会从外部加速这个问题恶化,因而可能减少习近平打“统一台湾”这张牌的风险。
香港选举结果说明了香港民心民意所向。香港选民以选票告诉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香港人民要民主不要专制,要“一国两制”不要“一国一制”,要自己选特首不要北京指派。对中共政权威胁最大的是,民主派的大胜可能会导致香港政治版图的改变,可能会削弱中共对特首选举的操控。
香港的区议会选举成为变相公投,北京在香港的代理人和支持者遭到彻底惨败,将半年多的香港危机推向一个令习近平更难堪,也更无法收场的困局。习穷尽心力化解不了香港危机,反而导致港人几乎整体反叛。
全国人大常委会频繁释法和威胁要进行释法,这是对现有政治框架下香港法院的独立审判权的一种藐视,这一举动再一次清楚地表明中央政府背弃“一国两制”承诺的决心。只要北京政府仍然是一个不受法律、民意制约的极权政府,人们就不应该相信它所做出的任何承诺。
对香港危机来说,北京当局及其香港的代理人一方面必须继续依靠香港警察来镇压香港市民的抗争,另一方面又无法有效控制香港警察滥用暴力。香港危机失控,北京的政治权威无疑将遭受重大冲击,但无论是出兵香港,还是继续让林郑苦撑,习近平都不可能解决香港问题,反而会加剧国内的治理危机。
美国大多数政治家都意识到,香港人民的抗争实际上是世界自由民主阵营和专制独裁共产主义的决斗。有参议员已经把香港的警暴定性为天安门屠杀的2.0版,两党议员也都在敦促参议院加快通过香港人权法案。白宫如果因为贸易谈判而放弃对香港人民的支持,将会犯下重大的错误。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